:)

狂犬 (狂王咕哒

打完黑狗幕間有感而寫下的 ooc 兒童短文

夾雜著個人私心

-
立香和庫丘林alter鬧彆扭了。
本身有著野獸氣息和凶惡視線的狂王看起來更可怕了。而立香則被軟呼呼的女孩子們拉去開茶會了。
-
「啊啦master,別生氣了,吃點松餅消消氣吧,可愛的臉可不能有這樣的表情呢」瑪麗輓著立香的手臂,遞去了一塊倒滿糖漿和奶油的誘人松餅。
瑪修在一旁著急卻插不上話的緊緊牽著立香的手。
「不是!庫丘林他…他怎麼能根本就不注意自己呢!就算是berserk也沒有理性過了頭吧!」
-
渾身是血,渾身上下散髮著死亡氣息的alter在去靈基修復的路上走著,藤丸立香的話一直環繞在耳邊,自己比不上陪伴她最久的shielder,也是這伽勒底她投注最多心血培養的servant,已經是極其親密的存在了。伽勒的其他人雖然嘴上不說,但都知道立香對他的偏心與特別照顧。而今天的戰鬥,藤丸立香發生了少有的失誤。瑪修是來得及將對方rider擋住的,而將Gáe Bolg投出去的alter選擇用身體擋住了rider的突進。雖說berserk的痛覺被大大削減了,蓄力衝刺的衝擊力可不能小覷。作為被克制的berserk,alter的手肘像斷了一樣扭曲著,有著暗紅色咒文的胸膛也頓時被深紅的血覆蓋了。
-
alter的忍耐力是人難以想象的,Gáe Bolg被他不顧著肉體的崩壞依舊全力的投擲了出去。在盧恩符文的強化下,崩壞的身體開始了再生,按理來說,他不會受到任何傷害。但承受巨大的痛苦,是藤丸立香最不想看到的。
-
「哎呀,這下把小姑娘惹火了。」caster的庫丘林靠在門邊,笑著說。「我說,berserk的我,就算你是另一可能的我,我們的想法也都是一樣的。」
狂王血紅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caster。
「為了御主,對吧。」
「我是她的槍,就這樣而已。」
「但是這點就讓小姑娘不高興了,她對每一個英靈都當成他一樣的人類看。無論是什麼,都會想著保護servant。你這次為了保護她,受了重傷,她自然氣壞了。」
庫丘林alter,是女王梅芙願望下的產物,冷酷殘暴。或許是berserk階級的影響,對一切都一副不在意的樣子,只要是master的命令,隨時殺了誰都可以。把自己看成一個單純的屠殺工具,就像一把刀一支弓箭一樣,只為了master而生。如果master有任何危機,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犧牲自己吧。
-
藤丸立香抱著庫丘林情人節的回禮—庫醬躺在床上,心中很不是滋味。翻來覆去想著今天對庫丘林大吼的話:「如果你這麼不在意自己的話,那你隨時死掉都沒事嗎!」
一直是準時十點半來myroom的庫丘林alter今天卻遲到了。這讓立香更著急了。本身就是年輕氣盛的少女一下子從床上跳起來,穿上鞋子就想跑出去找他。
一開門,發現他就坐在門口的地上。
-
立香愣住了。看著坐在門口像看門狗一樣的庫丘林她笑了。
「什麼啊,就像真正的狗一樣。快進來啦,我不生氣了。」她蹲了下來,拉著庫丘林的手臂想要把他拉起來。
「我是你的槍,你隨意使用就好了」alter突然伸手,一隻手將立香拉近,讓他與她的視線對上。「槍的職責我做到了,而servant的職責我卻疏忽了。我會繼續為你殺敵,直到這具身體消亡,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努力了。我不像其他的"我"。」
-
庫丘林突然認真的發言,讓小姑娘手足無措。但身為最後的御主的藤丸立香,很快冷靜了下來。堅定的看著庫丘林。
「我會的。
「我會努力成為值得你驕傲的御主的,以為也請為我殺敵吧,凱爾特的英雄。」

END

ps:(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第一次写同人不太适应 希望以后还能进步